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只是一段小插曲
只是一段小插曲

只是一段小插曲

我在新街口的金鹰商城2X楼一家外企工作,

  朝九晚六,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。金鹰的美女很多,常能见到打扮入时,香味扑鼻的美女,整个儿一群小资女人。看着她们,是一种享受,但我从没有动心。因为,我有丽。

  一天外出归来,我如往常一样的乘电梯回公司。电梯里还有一个女子。金鹰的电梯很大,三面都是明亮的镜子,她不停的照镜子,似乎很在意自己妆化的怎么样。我看了一会儿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她看看我,也冲我笑了一下。我忽然发现她很漂亮,这才仔细看了看她,一米六五左右,大概27,8岁,穿着讲究,略施淡妆,身上散发出一种幽香。“又一个小资女人,”我心想。

  后来我经常能在电梯里遇到她,因为她也是朝九晚六。我们偶尔会聊两句,她知道了我在2X楼上班,我也知道了她在1X楼工作,我还知道了她叫云。

  一天我加班,晚上8点多才走,正好在电梯里又遇到了云。她捧着一大摞书进来了,很吃力的样子,我自然的把书分一部分过来我拿着,她谢了谢。到了一楼,大厅的侍从为我们招来了辆出租车,云坐了进去,我说:“我陪你回家吧,你从楼下搬到楼上还很累呢”。她迟疑了一会,点了点头。

  当时我这句话虽然是没怎么考虑,脱口而出。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,我的潜意识里是想再和云多呆一会儿,她的外表和气质很吸引我,我甚至可能还有那么一点隐约的罪恶想法,性的想法。如果当时我稍微考虑一下,我就不会说那句话,后来的一切也不会发生。但,我竟然说了。

  云的家在月牙湖,从房子的高档装潢就知道这个家庭的经济实力。家里没人,我俩随便聊了一会,她说要请我出去吃晚饭,我欣然答应。我们又打车到新街口石鼓路上的皮亚诺西餐厅(好象是这个名字,我也就去了那一次)。里面环境还不错,正好是个适合聊天约会,谈情说爱的地方。

  以前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,我觉得请女孩子吃饭聊天最有情调的地方是肯德鸡和麦当劳,也是最有面子的地方。每次我老爸和朋友带我出去吃饭,我都强烈建议去肯德鸡麦当劳,我老爸从没听我的,总是去些中餐馆,并且比去肯德鸡钱花的更多,我一直无法理解,认为我老爸没有品位。现在我才知道,其实我老爸最有品位。

  我现在终于发现,和女朋友去肯德鸡麦当劳约会吃饭是件多么恶俗的事情。

  那里面总是吵吵嚷嚷,小孩子们唧唧喳喳的跑来跑去,和幼儿园没什么两样。没有烘托气氛的昏暗灯光,不能安静的欣赏优美的音乐,买个吃的还要排好长的队,见缝插针的抢座位,哪里能有什么浪漫的感觉?前几天我有急事,到肯德鸡买了点快餐当速食,发现除了香辣鸡翅,其他的是那么的难吃,简直难以下咽。真不知以前我是怎么吃下去的。所以,一个超过25岁的男子如果还在肯德鸡麦当劳约会泡MM,那只有两个原因,一是他没品位,二是他没钱。

  我们边吃边聊,我知道了云比我大五岁,有个女儿,两岁,平常放在奶奶家。

  老公很有本事,在一家大型外企当经理,赚钱很多,给公司送到国外培训一年,还有两个月就要回来了,“正好回来过年”。云很高兴的样子,我也有点替她高兴。

  吃完饭,我们一起沿着石鼓路散步。她说以前谈恋爱老公常这样陪她散步,看电影,还经常去跳舞,后来结婚就少了,她还说她很怀恋在舞厅里摇头的疯狂感觉。“那我们现在去跳舞吧,去时光隧道,那音乐不错”。我建议。她稍微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但她提议去常府街附近的雷迪吧,说那儿气氛更好,音乐更HIGH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去雷迪吧。我们在四楼找了位子,脚下的地板是透明的,正好能看到下面舞池的灯光,云说她最喜欢坐这个位子。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酒,先喝喜力,后来喝杰克丹尼,醉了,就到三楼摇头,舞曲很HIGH,气氛很好,我们跳的忘记了一切烦恼,跳的都很开心,我开始握她的手,她没有拒绝。就这样到凌晨一点多,我看她醉的不行了,就扶着她,打了个车送她回家。

  把云送到她家楼下,我想转身回家。她拽住了我,说她醉的不行了,叫我扶她上去,我就再一次的进了她的家。

  说实话,那晚我也醉了,真的记不得是谁先行动的,我只记得见到了一个极为丰满成熟的女性身体,润白滚烫,在灯光下蠕动呻吟,我心中的欲火就象决了堤的黄河一样,连一丝控制的可能都没有,冲的我失去了理智。我们纠缠在一起,一次又一次。健康,成熟的女人身体啊,这么的柔软,顺滑,温暖,简直让我目眩,痴迷。

  古人说,酒能乱性,我后悔事后才想起这句话。

  几天后,云打我电话,说她女儿想郊游,她怕没足够的力气跟小孩子逛,希望我能陪她去。我考虑了一下,就答应了。那天天很热,我们三个玩遍了中山陵,孩子很开心,跟我很熟了,她也很高兴。后来我们又约会了几次,但没有做爱。

  我感觉我对她动心了,但压制了自己的感情。我告诉自己,我必须把95% 的感情放在丽身上。

  两个月后,她丈夫真的回来了。

  一天下班,我和她又在电梯相遇,她说她老公在楼下等她,我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笑了笑。出了金鹰大厅门,老远就看到停车场有个男人向她挥手,30多岁,很英俊,风度翩翩,穿着讲究,一看就知道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。

  云高兴的向他跑去。我顿时自卑了起来,他的老公是那么的优秀,事业成功,能让她过上富足的生活。而我,一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伙子,连养活自己都很吃力,还学人家玩什么风花雪月,简直弱智。此后,我们一直没联系过。

  直到过年放假的前一个多星期,她打了个电话给我,她说,“我有点无聊,晚上能陪我去雷迪吧摇头吗?”我拒绝了,“雷迪吧的曲子已经不HIGH了,变成了老年迪斯科。现在我去TOPONE了。”她楞了一会,说:“其实我是想和你聊聊。”“我知道,”我回答。

  我们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。

  她说她有时会想我,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开心,还说她女儿还问过她那个陪她玩的叔叔怎么不见了,她不知怎么回答。说着说着抽泣了,她说她恐惧的发现竟然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,问我怎么办。我听着有点心酸,感觉到我感情的5% 防线快要崩溃了。

  但我冷笑了一声,说:“这只是你一时糊涂罢了,你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,你老公回来了,其实以后我们没必要联系。你老公很优秀,你会幸福的。”

  的确,和她老公比起来,我也许只是一坨屎。

  说完挂了电话,用手擦了擦溢出眼角的泪水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