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深夜的实验楼
深夜的实验楼

深夜的实验楼

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大二时,是有关於我与班花诡异的关系。


  忘了是哪一天的晚上,当时已经十点多了,我并没有回到家,而只能孤独的面对着SEM,打着一片又一片的X-ray。


  都是该死的老师,期末考试突然改成报告,平常没数据的我,根本没资料上台,只好赶紧做实验,希望能赶出一点东西哀。教授学长今天都回家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,所幸大多数的时间并不用等在X-ray室里面,还可以用电脑上网,不然等着一片要一个多钟头的X-ray真是会疯掉。


  正当我上着风月寻找新色文时,外面传来一些声响,我心想:「这么晚了,研究大楼的门也关了,是谁会在这里啊?」基於好奇心,我走出实验室,寻找声音的来源,当我走到另一间实验室时,里面传来一阵声响。


  这时我就发觉有点怪异,因为照理说今天只有我申请留校,基本上这整栋大楼应该只有我才对,於是很好奇的敲了敲门,问:「请问里面是哪位?」里面并没有人直接回答,而是传来一阵「乒乒乓乓」的慌张声音,似乎在收拾些什么,我又敲了敲门:「里面还好吗?」「嗯……嗯……没事,我……我出去了。」


  说完,门打开来,一位研究生从里面冲出来,神色道是满慌张的。


  「学长好,咦!学长做实验啊?」


  虽然我这样问,但打死我也不信,里头一定有鬼,那间实验室有的多是管制类的药品,心想总不会是要拿去做啥坏事吧,但我总不能直接开门见山的问,只好找个台阶让他下。


  只见那个研究生神情似乎松懈了一下,然后结巴的回答:「嗯……嗯……对啊,我……我有事,先走了。」说完就慌忙的离去。


  很明显,这下子就露出了马脚,明明这栋大楼12点就关了,他要出去个鬼啊,那么慌张定有问题。


  我好奇的走进去里面,首先当然事先检查药品,只见柜子都锁的好好的,不像有动过的痕迹,不过我却发觉实验室里有台电脑萤幕未关,手去摸了摸主机,还是热的,很明显是刚用过不久。


  「哼哼……原来学长是在用电脑,我到要看看是在看什么。」我边说手正要去打开电源。


  「咦!这里怎么还有一个纸袋啊,还有一片光碟……哼哼……看样子……应该是……」我承认我并不是个君子,我有很强烈的好奇心,尤其最近有传出某明星的自慰光碟,让我对这片没有写名称的光碟是更感兴趣。


  当我离开时随手将光碟带走,心想反正等明天再交给学长,今天到要先看看里头的内容回到了实验室,我从纸袋里抽出那光碟,放进我的电脑查看,发现有些图片档和电影档。


  我首先开启图片档,干!这都是些性虐的的图片。啊!!当我看到女主角的脸时,我真的吓了一大跳,那竟然是我们班的班花——艺珍。


  艺珍是我们班的班花,也算是我暗恋的对象,160出头的玲珑身材,C罩杯浑圆丰满富弹性的乳房,穿着十分火辣,有着一张像松隆子般的脸蛋,一头及肩的长发,加上那白皙细嫩的皮肤,比例完美的双腿。


  听说她家境不是非常好,学费和生活费大部分都要靠自己打工赚来,但这似乎没有影响到她的个性,待人和善温柔,在班上,她总是被一群男生捧着,围绕着,虽然有好几次鼓起勇气想过去搭讪,但总觉得比不上那些人,只敢躲在暗处幻想着她的身影,孤独的打手枪。


  心想,这可是个宝贝啊!


  我赶紧打开影片档,入眼的是一幅令人血脉贲张的景像,一个灯光并不明亮的房间里,艺珍身上的衣服已被撕烂,乳白色的胸罩半褪在胸前,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暴露在两个男人的面前,被撕碎的裙子仍挂在腰间,内裤已被丢在一旁,狼狈的在床上让两个男人狎玩。


  一个男的拿着跳蛋挑逗着艺珍的阴核,另一手则是用力捏揉着屁股,另一个人则是粗鲁地蹂躏着那对小巧的乳房,并说着:


  「怎样,爽吧?你这淫荡的骚货!」


  咦!?这声音不是刚刚那个学长吗?
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不是……」


  在艺珍的声音里带着哭声,是不愿意受到这样的对待吗?


  「哦?你下面的嘴可不是这么说喔!你听……」另一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插着那流出股股淫液的穴,发出「嗤嗤」的声响,而跳蛋也移到菊花门刺探着挑弄着,当那人转个角度时,哇靠!那不就是楼下的大楼警卫吗?


  「不要……我不……不是……」


  艺珍很明显的想摆脱他们的玩弄,那俏臀不断地闪躲着,那白嫩修长的大腿被警卫孔武有力的大手扒开,那湿漉漉的密穴大剌剌的暴露在镜头前「哼!少在这里装纯洁了,妈的!给我好好的舔,搞不好把我弄爽了,今天我就放过你,要不然今天就把你这骚屄操到烂!」说完,警卫便将乌黑的阳具移到艺珍嘴边。


  「不要!!我……嗯嗯……嗯呜……」


  艺珍似图反抗的将头甩开,但那人却一把抓住艺珍的头发,强制的将他的肉棒塞入艺珍口中。


  「怎么!不会舔啊!要这样啊……」


  警卫抓着艺珍的头发,兀自摆弄着,艺珍因受到疼痛而流下泪来。


  此时学长将艺珍身体翻转过来,抓起那浑俏的屁股,从后面对准阴穴用力挺了进去……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

  正在被强制做着口交的艺珍,只能发出痛苦的表情,看到这样香艳刺激的画面,鸡巴当然是直挺挺的,但我却心中却不由的想:她是不会咬下去喔?


  「干!刚刚不是湿的吗?怎么现在这么快就没出水了啊!」学长不满的抱怨道。


  「唉哟,给她涂点药不就好了,顺便试试我买的新药。」说完警卫拿了一罐像是软膏的东西。


  「不!!!不要!!不要用那个……」艺珍露出惶恐的神情苦苦哀求着。


  可是哀求并没有得到回应,警卫已用双手用力地涂抹在那被抓红的双乳上,并倒了一些在菊花门跟抽插着的淫穴上。


  药力似乎十分强烈,在短短的几秒钟内,艺珍身体就开始起了变化,眼神迷离,纤腰逐渐摆弄起来,并从喉间发出雪雪呻吟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啊啊……」「哼哼……你这小贱货露出淫乱的本性了吧!给我好好的舔!」警卫放开双手,转而攻向两颗晃动的乳房,艺珍淫荡的舔弄着那人的肉棒,在那昏暗的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气氛。萤幕前的我兴奋大过於吃惊,没想到冷冷的艺珍,竟然在春药的催情下,有着如此强烈的反应,底下的鸡巴早已忍受不住而挺立,双手脱下裤头,自己套弄着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我要……要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艺珍忘情地叫着。


  「喔喔……喔……我也要射了,喔……」学长加快速度撞击着艺珍的阴穴。
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」艺珍惊恐的叫道,可是似乎晚了一步,学长抖了几下后缓缓的将软下的肉棒抽出,可他并不停止动作,而是继续在艺珍的大腿上磨增着。


  「喔喔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」说着那人将精液射到了艺珍的嘴里。


  这时我看看时间轴,靠!才三分钟,这两人也太嫩了吧,AV男优动辄都有十几分钟的表现,相比之下实在是太差了点。


  「不要给我吐出来!吞下去!」


  警卫命令着,而艺珍似乎已经无法违抗,乖乖的将精液给吞了下去。


  药力似乎并没有因为高潮而退去,艺珍马上又开始扭起腰,并抓起学长的肉棒开始舔弄起来。


  「呵呵……你还真是淫荡啊!刚高潮完马上又开始要了吗?」警卫说完掏起阳具准备要梅开二度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好爽!再来!我要……干死我这贱货吧!!」艺珍已经失魂的叫着。


  接下来的影片里,艺珍就像条发情的母狗,接受着各种的凌虐耻辱而乐在其中,直到最后两人累得躺在地上喘息,失去意识的艺珍仍然无自主的手淫着。


  药效的强烈着实令我大吃一惊,但更令我兴奋的是,外表看似高傲冷艳的艺珍,在春药的催情下,竟是如此的淫靡,忍不住对着萤幕了好几次手枪,直到萤幕沾满了精液,两手发软,老二还会兀自勃起,久久无法消退。


  好不容易把这部光碟看完,心中的喜悦大於对艺珍的怜悯。手上掌握的证据有道德一点,可以揭发给警方,但是这样一来也就毁了艺珍,虽说彼此没什么交情,但看到她这样,实在也是於心不忍,再者看到艺珍在片中淫荡的行径,让我想跟她干炮的欲望又更大了,好好的利用这片光碟,肯定可以达到我心中所愿。


  ************


  隔天,我依然将纸袋交给学长,当然里头的光碟已经先备份了起来,学长他问起有没有看过里头的内容,我当然是否认到底,还装不知的问说里头是不是论文的重要东西!


  今天下午上课时,艺珍异如往常的坐到教室最后方角落,神情十分古怪。偶而还用手指摀住嘴巴,双腿夹紧不断地上下磨蹭,似乎在强忍着什么。


  这样一回想起来,其实她已经好一阵子都这样了,这几个礼拜以来,她在班上并没有像以往那么的活跃,每到下课往往就不见踪影,和一年级下课会与班上同学和睦聊天的情景相较起来,的确诡异许多。


  不过想起光碟里的内容,我胯下的鸡巴已经是蠢蠢欲动,依我的推测,今天晚上应该还有一场绝妙好戏。


  到了傍晚,我故意留在实验室中,不开任何灯光,以避过晚上夜寻的警卫。


  大约到了12点,一个人躲在实验室开始觉的有点闷了,我不禁怀疑起我的判断。


  又过了半小时,依然没有动静,「今天真是猜错了,白白等了一个晚上,不仅没有戏可看,还没有好地方可睡,面对着生冷冷的机器。」心中正叹着我是何苦来哉时,外头传来声响。我赶紧将预先准备派上场的机器拿在手中,打开门缝向外瞧去。


  「母狗!你这只淫荡的小母狗!给我好好的爬,爬到房间里去!」这是学长的声音!看来我是压对宝了,只是不知警卫休息室在哪。


  我从门缝瞧出去,只见艺珍被一条黑色皮带拴住脖子,四肢跪在地上爬着,小小的嫩穴里插着一根欧美尺寸的超粗按摩棒,屁眼里也塞了一颗跳蛋。


  她似乎已经屈服於这样的凌辱,而且已经有点开始乐在其中,眼神中透露出无限春意,按摩棒的震动,使淫液从大腿汩汩流到地上,沿路滴了下来,只见那原本白皙的玉膝,因为跪着爬而红肿淤青。


  我没有马上跟过去,而是躲在门后,等到他们转下楼后我才跟过去,最后来到一楼的警员休息室,门并没有全关起来,想是他们认为整栋大楼除了他们外,再也没有人了吧!


  我预备好的DV开起,在将门推开几许,从缝里瞧去,警卫果然在里头,只见他已经全身赤裸裸的坐在床边,那粗黑丑陋的鸡巴硬挺的立在他的双腿间。


  艺珍颈上的皮绳已经解开,但是黑色项圈仍挂在脖子上,淫穴上的按摩棒已丢弃在旁,警卫的脚趾正拨弄着淫穴,艺珍的小嘴在粗黑的肉棒疯狂的吸吮着,小手也抓着学长的肉棒上下套弄,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右奶忘情地搓揉着。


  「怎样,我调教的如何?」那警卫问道。


  「调教的真好,看来她已经习惯这样淫乱的生活了,今天中午我将跳蛋放进这母狗的淫穴中,她戴了一个下午,我想现在她一定是飢渴难耐,忍不住要吃精了。」「那,这是我去买的男用春药,只要你在做爱的过程中不喝水,它绝对不会软下来,比威而刚还猛,老子今天有这药可就要爽到底,前几天实在是太不尽兴了!」警卫从桌上取过两颗胶囊,一颗递给了学长。


  「哇!!那今天可要爽的够……」


  「嗯,不过先不要吃,我要先折磨这母狗。」说完把艺珍一脚踢倒在地。


  「给我……主人给我……给我你的……我那……好痒啊……」艺珍?语说着边转到警卫身旁,要舔上他的肉棒却被推在一旁。


  「你是哪在痒啊,我的脚不是在这吗,你要我给你什么啊?」警卫刻意的要艺珍说出那粗俗淫荡的字语。


  「我要主人的……肉……肉棒……我下面的……妹妹痒啊……嗯……好痒,主人快给我吧!」艺珍双腿紧夹着磨蹭,一边握着警卫的肉棒套弄。


  「给你这条母狗可以啊,如果你能在五分钟之内将它吸出来,我便马上帮你止痒……」话没说完,艺珍便扑到学长面前,一把抓起阴茎深深的含了进去。


  「喔……好深……爽……好想要顶到……喉咙了……喔喔喔……」学长忍不住叫了出来,艺珍则是右手揉着学长的蛋袋,一手抚摸着学长的身体,警卫则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这场春宫戏。


  过没多久只见学长抱住艺珍的头,腰部抽插的摆动。


  「喔喔喔……爽啊!!我要射了……」


  说着学长抖了几下,将精液全射进艺珍的嘴中。「靠!会不会太快了一点?


  这么快就射了喔!」我心中这样OS着。


  艺珍并没有吐出,而是含在嘴里,然后马上爬到警卫面前,张嘴展示在口中的精液。


  「主人……他射了,快给我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」说着,也没有将口中的精液吐出,而是「咕噜」一声全数吞进去,然后迫不及待的用淫穴在警卫的鸡巴上磨蹭着。


  「好吧!就给你这小母狗!」说完便将粗黑的肉棒插入。


  「啊……好粗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爽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再……再深点……啊啊」艺珍不等全部插入,腰用力往前挺,疯狂的扭着细腰,头发飞乱的在空中甩着,嫚妙的身躯狂野的在男人身躯上扭动着。


  「我也来玩吧!」


  学长看到这样淫乱的景像,忍不住加入战局,将艺珍屁眼中的跳蛋抽出,阴茎抹了点口水便插了进去。


  「啊啊啊……痛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
  再没有充份的准备下,屁眼突然闯入灼热的异物,因为受不了刺激大声的叫起来,同时身体也剧震了几下,达到了高潮。


  「这么快就高潮啊!这只是刚开始呢!」


  警卫说着捏上了艺珍丰满的乳房,毫不怜惜的搓着,学长则是疯狂的顶着艺珍的屁股,发出「啪搭啪搭」的声响,受到这样一次次的冲击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,只是不断地淫叫着。


  「啊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又要……啊……丢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说着再次攀上第二次高潮。


  「干,这女的真紧,这骚穴用欧美尺寸的性具放了那么久,还能那么紧!」警卫一边干一边品头论足的说着。


  「我们配合好,这样这小浪女刺激会更大。」


  「嗯!」


  学长跟警卫开始放慢抽插速度,慢慢调整到同一动作,进出十分规律,艺珍的神志因为连续的高潮显得有点恍惚,只能任由两人摆佈。抽插过了一阵子后,警卫开口说:


  「欸!怎么反应跟死鱼一样了,刺激不够了是吧?」说着,用脚挑起在地上的跳蛋,对着阴蒂刺激着。
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会疯掉……啊啊……这样就会疯掉啊……」听到艺珍这样说,警卫好像露出满意的笑容,跳蛋的强度开到最大,并贴近自己的肉棒,似乎想要将他一起塞进艺珍那被粗黑肉棒操的淫水横流的骚穴。


  「那这样如何?」


  「痛……痛……啊啊……拿出来啊……那里会坏掉的……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会裂的……要……要死了……啊啊……」艺珍因为受到强大的刺激从恍惚中醒过来,但随即被强大的痛楚淹没。


  「干!操死你淫荡的贱货!爽死我了,夹的好紧……」说着两人没有停下抽插动作,可怜艺珍那小小的淫穴如何能承受肉棒和跳蛋的进入,渐渐的被撕裂,如被破处般流出血来,而后面屁眼还被学长狠狠的抽插着。


  「求……求求你们停下来啊啊……痛……要死了……」艺珍痛苦的哀求着,娇弱的身躯承受着如此的痛楚,眼角已经流出痛苦的眼泪。


  可这两人根本不理艺珍的哀求,仍然强力地插着那已流血的阴道,最后艺珍受不了痛楚,晕了过去。


  两人并没有停下动作,只是迳自的爽着。


  「喔喔喔……我要射了!」


  「好!让我们一起射在她的淫穴里吧!」春药大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
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射在……里……面……」


  艺珍已经无力回应,她说出来的声音已是十分微弱,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,但仍努力开口哀求着。


  「哈哈!你这母狗,之前都射在里面了,还会差这一次吗?真不知你在想什么……」说着,两人将精液射在那留着鲜血的阴户和屁眼中。


  艺珍受到精液的冲击,身体震了一下,看来又达到一次高潮了吧!这次她全身虚脱的倒在地上,许久没有动静。


  「她不会挂了吧?」学长紧张的问。


  「不会,这是药效过后的副作用,她会昏睡一会,没事的。」警卫说着。


  眼见时机成熟,我拿着DV推开门,在两人面前晃着。


  「哈,大学研究生及警卫迷奸轮暴女学生,这标题肯定会造成轰动!还附赠光碟一片,肯定值回票价!我想,这要是弄到法院上,应该可判个几年的刑期和不少的精神赔偿吧」「学弟!!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,你在说些什么,我听不懂!」学长看到事情曝光,慌张的屈服跪求着,没想到一个研究生,竟然会这么在意。


  「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是既然被你抓到,我也任栽了,我相信你是一开始就在旁边观看了,在我这样调教下呈现出来的淫乱景像,你应该也看到了,我可以让你也参一脚,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,更何况你一个学生,斗不过我的。」警卫竟然悠哉的看着我,丝毫不感到紧张,还语带威胁的告诉我她在外面可还是有靠山,叫我不要多管闲事「哼哼!有这些影带,玩她,要几次都无所谓了,我何必和你们玩3P,要请兄弟,我随便一叫都能有十几个小弟出头,会怕你吗?」我冷笑着回应,不过我到也没虎烂他,我国高中时混了一阵子,当时那只要跟外校冲突都是我出面解决的,在北部虽然势力没像在家乡那么大,但要叫个十几个人到还没问题。


  或许是我的冷漠让警卫不知道要如何是好,那装出来的镇定,逐渐软化。


  「算了!你有什么要求说吧!」警卫带着无力的语气说着。


  「简单!交出所有影片!不要再骚扰她,不然你们就准备出现在社会版新闻吧!」我提出我的要求,我可不想我在玩一个女人的时候,她同时还跟其他人干在一起。


  「哦!你别忘了,我要是公佈出去,她可是会身败名裂喔,就连你那块,尽管只是警局里流传,总有一天也是会流入市面上,到时对谁都没好处,你还要这么做吗?」「好问题!的确,如果这片资料交出去,难保不会成为地下光碟流出,那时她是会背负着AV女主角阴影的走下去,不过请放心,我会做适当处里,变音,马赛克。我会让伤害降到最低的。」这当然是虎烂他的,我根本就不会这样做,反正被拍的又不是我,管他去死啊。


  「那……如果我想硬抢呢?」


  警卫说完双手伸过来,右手抓我的眼睛,左手要抢我身上的DV和相机,我身体一矮躲过了眼部攻击,正拳击向他的胸口,「啪」的一声,他倒退了几步,跌坐在床边。


  「你打不过我的啦,还是放弃吧!」我悠闲的说着。


  「算你狠,好吧!我认了,就照你说的作吧!」警卫终於认栽了。


  「我暂时不会做任何动作,你们自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。」我将话落下,他们只有无奈又不甘愿的答应了,警卫从他抽屉里取出所有相关的物件,我又仔细的搜索了几遍,才放心离开。


  过了几天,我听到学长自请休学以及撤换警卫的消息,我想他们应该是不会回来了。


  艺珍自那天后摆脱了调教的生活,装扮便不像从前般野艳,变得朴素许多,至少,对於以往连寒流来都不会穿牛仔长裤的她,在穿着上改了很多,平常也又恢复班上那和善活泼的艺珍,只是这样一来,旁边的苍蝇自然是又聚集围绕在她身边。


  那……我有没有拿光碟来威胁她呢?


  答案是……没有。


  这就不禁开始怨恨我那色大胆小的个性,明明想操她想的要死,却怎么也不敢用这种威胁的卑鄙手段,结果就只能看着她拍下来的光碟,用手自慰。


  【完】